诗猫的局

【巍澜】当赵云澜是只狗

  成精预告,短小

  赵云澜是一只纯种哈士奇精,还是一只闲的没事就喜欢泡长得好看的狗的哈士奇。但是,他到现在都还是一只单身狗……是真的单身狗。

  刚开始上钩的狗都是看中了他凶猛的外表,处久了才知道这货怂萌的特性。这一点祝红深有体会。
 
  当初她还是小蛇的时候,深受到家里蛇的余毒,一直向往着白素贞那样感人肺腑的爱情。有一天,她在丛林里走丢了,有些害怕,当时一个帅气的身姿闯入了她的世界,那个帅气的身姿就是赵云澜,他帮她找到了回家的路……

  那一天,赵云澜就成为了祝红心中的英狗。

  “大哥,你认我做小妹吧!”祝红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卖萌。
 
  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哈士奇一脸高深莫测的问她。
 
  小祝红愣了一下,蛇皮都红了,才迅速的点了点头。

  “放弃吧,哥不喜欢种类和哥不同的。”大狗摇了摇头拒绝了……
  
  直到有一天,赵云澜在丛林里捡到了一直受伤的小狗,看起来特别可怜,长得也特别可爱,而且也是哈士奇,于是就把他救回去。本来想着把小狗狗养大当小弟,但小狗醒来后,用湿漉漉的眼神看了一眼他,赵云澜立马改变主意,色心一起想要小狗狗当自己的媳妇,他化作人形,把小狗抱在怀里,突然发现这只狗是只公的。

  别问我,为什么赵云澜突然发现狗狗是公的……
 

  反正赵云澜就把受伤的小哈士奇养起来了。还给他取名字叫沈巍。
 
  在赵云澜养媳妇的这些日子里再也没有出去沾花惹草,安安心心的等着小巍长大……
 
  祝红都感觉惊讶,以浪出名的赵云澜怎么突然变内敛了?
 
  然后小巍长大了……

  然后大哈士奇发现可爱的小哈士奇其实是一只狼……
 
  但耐不住赵云澜又起了色心,想要攻了这只狼,反正他长得好看,自己又养了这么长时间了,不占点便宜可惜了。
 
  小巍刚化形没多久,就被赵云澜扑倒在床上。
  
  “云澜哥哥,你想要干什么?”大眼睛bingbing眨巴着,萌的赵云澜心潮澎湃鼻血四溅。
 
  “我们玩一个,我上你下的游戏怎么样?”无耻的赵云澜引诱巍巍。
 
  “好啊。”
 
 
拉灯……难忘今宵……
 

第二天
 

  祝红看见赵云澜扶着腰手搭着沈巍,脖子上还有个紫青色的咬痕,旁边跟着笑的一脸天真无邪的沈巍。
 
  沈巍低声在赵云澜耳朵旁边说:“今晚我们继续玩游戏怎么样?还是你上我下。”
 
  “滚!”赵云澜红着脸扶着腰大喊。
 

祝红:“md……说好了种类不同不能恋爱呢!”
 

【巍澜】第七年

慎食用,狗血怪我,短小,文笔不好
 
距离那场大战过去,已经有七年了。现在回想那时点点滴滴,仿佛一场梦,那句话如今也随着那人的忘却变淡了。
 
  他说,他不能放弃救我,也绝不愿我再等一万年。
 
  我握着他的手,说了句对不起,便消除了他的记忆。所有快乐的悲伤的难忘的关于我的都忘却。
 

  他的世界终于不再有我了……
 
  现在的我,终日隐藏着身份,每日描摹着早已驻扎在心里的那个身影,无数次,有时候只敢在某一天夜深人静的角落里,嘴里偷偷含着一块糖,仿佛他还在我的身边。我不敢去见他。
 
  我搬到了一个新的城市,一个城市没有他的城市,魂火我还贴身带着。偶尔有一次半夜会发出一丝亮光,就像黑暗中的黎明,帮我脱逃出桎梏。我想带着我那卑微的想念,回到他的身边,但我不能,如果我的靠近让他再次陷入危险怎么办?
 
  龙城我是没有回去的,但我又搬到了另一个城市。
 
  冥冥之中似乎总有一条线牵着我们,我见到了大庆,大庆看着我眼里有一些不确定和惊讶,但还是变成猫蹭了蹭我,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,在他离开的时候我把随身携带的魂火挂在了他的猫脖子上。
 
  一步……

“我找了你一万年。”
 
  两步
 
  “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有危险吗?”
 
  三步
 
  “值得”
 
  四步
 
  “这条命,是我还你的。”

  五步
 
  “除了你,没人愿意和我这么推心置腹的交谈。”

  六步

“对不起……”
 
  我停下了脚步,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在叫我……
  抬起头,我看到了祝红,祝红看到我突然眼圈一红,我躲避她看向我眼神,正想转过身走,祝红拉住我的手臂。
 
“赵云澜!”

“你还要这样多久!他已经走了七年了!”

  我终于想起来了。
  这是我成为沈巍的第七年……

我说,我不能放弃救他,也绝不愿他再等一万年。
  他握着我的手,说了句对不起,便消除了我的记忆。所有快乐的悲伤的难忘的关于他的都忘却。
  但我没忘……
  我的世界终于不再有他了……
 
 
 

你的伤还没好呢!

夏天来了,但最近特调处里一直有一种很奇怪的氛围……

赵处长扶着腰走了进来……

沈巍:“不是说了,让你在家待一天,你的……你的病还没好呢!”

赵云澜:“没事,算不了什么大事。”(笑)

“那你也不能只穿个单衣!”(巍巍皱眉头)

“不会感冒的,你放心。”

“不行,你把外套披上,昨天夜里太凉了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…

赵处长扶着腰以一种奇怪的走姿进来了……

“不是说了,让你在家里多待一天,你怎么又不听劝?你的伤还没好呢!”

特调处众人:“嗯……嗯?!”
祝红:“MD…”

第三天……

赵处长终于正常的走进了特调处……

祝红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小郭扶着腰走进了特调处……

“长城!不是给你说了,在家多待一天!”

祝红:“MD…死给!”

巍澜车(ABO向)

  大家随时做好被坑的准备哈……

  沈巍眼睛微合,咬紧后槽牙,似乎不想看到这样的赵云澜。
  他把赵云澜扶到角落的支架床上。自己回过头给他找抑制剂。
  赵云澜猛的躺下去,床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。      他在迷蒙中抬起眼看了看转过身在房子里四处找抑制剂的沈教授,自顾自地闷笑。随后尾椎又传来一阵阵的酥麻,像过电般的,那种感觉一直顺着后背过渡到头顶,赵处长忍住难受咬着牙也不能让呻吟声从自己口中溢出。
  “你找不到……抑制剂的……”赵云澜整个人软倒在床上,腰部不断地向上拱起又重重的跌回去。
  沈巍听到他声音都带着一丝喘息声,虽然面上很冷静,但紧咬的牙根和慢慢紧握的拳头出卖了他的心。他皱着眉头,向赵云澜走了过去。
  “我上次……用完了……刚好……嗯……出外勤……没来得及……”赵处长还是抑制不住,声音不自觉的发着颤。他紧闭着眼睛,死死的咬着牙不想让沈巍听到他声音的不平稳,耳朵里全是嗡嗡的声音,就连沈巍走到了他跟前也不知道。
   “赵云澜,你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吗!”
    “沈巍……”
    走近赵云澜,沈巍清楚的闻到了柑橘味,是信息素的味道,有一种清新的甜味,甜味过了还有一丝苦。
    沈巍看着不自觉散发信息素的赵云澜,眼睛红的不能再红了,本来就对赵云澜十分上心,又被空气中他的味道吸引着,一下两下的挑逗着沈教授的心弦和情欲。他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忍住,但听到赵云澜一不小心发出的甜腻的喘气声时,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“啪”地一下,崩了。
    沈教授心想:“完了。”
    他俯下身,死死的盯着赵云澜,一只手撑着床沿,另一只手划过赵云澜的衣服,向内伸去,扶着赵云澜早已被生理反应折腾出汗的腰。
    赵云澜感觉内心的躁动好像有一点平复了,他的鼻腔突然被一股木香充斥,微微睁开带着一丝情欲的眼睛,与沈巍侵略性的眼神碰了个正着。

卡了……的肉……不知道还写不写的完……